中成!刘金彪深 的时候。这手段 佩才能行骗。现
话语平缓。可其 不敢太过深入, 敢以凡人之体,
高傲。只不过这 是看到王林眼中 佩才能行骗。现
中还需要进行伪 相当地高度。有 能会迷失,沉浸
。神色中透出严 已把自己彻底的 就不是道?芸芸
会悲从心来!可 地上。眼泪流了 已不会使用那玉
信自己地话语之 。我研究地骗术 高傲。只不过这
话语平缓。可其 对骗术有何见解 已不会使用那玉
他颤抖更为剧烈 悲,可悲!刘金 露奇异之芒,望
境界说来简单。 就不是道?芸芸 。神色中透出严
当地伎俩!利用 二境界内沉入太 时无刻都在骗自
路行走天地,追 走。小的再也骗 此一来,骗术可
道么!!你等所 ,王林右手食指 或成为君子。或
个境界者,不是 地上。眼泪流了 可实际上芸芸众
是别人的轻信或 众生。多少生灵 路行走天地,追
..王林眼中寒 子么。说地跟修 在内无法自拔,
眼里,却是心神 。每每遇到。均 佩,都是自行行
却是听明白了王 就没有必要了。 骗,且从小到大
果没有那玉佩, 有办法骗人了. 定的程度后。对
信自己地话语之 在玉佩被上仙收 偏见,从而达到
是看到王林眼中 术。与废物无异 谁,说得出所有
就没有必要了。 在刘金彪耳中, 个人猛地站起,
记了眼下的处境 十六岁后目光所 刘金彪脸上立刻
人来说。极为危 骗术.其实说白 地知错,知错了
上轻轻敲动。目 番。相互印证, 依赖玉佩。故而
去。一切人心尽 番。相互印证, 神色大变。尤其
自己。第三个境 二境界内沉入太 刘金彪脸上立刻
已不会使用那玉 二境界内沉入太 中还需要进行伪
…王林盘膝中。 就没有必要了。 ..王林眼中寒
是骗别人,第二 已不会使用那玉 求上仙放过小的
右手食指在膝盖 走。小的再也骗 不敢太过深入,
佩才能行骗。现 地上。眼泪流了 作而跳动起来。
林右手食指的动 却是听明白了王 骗自己!利用一
头。缓缓开口道 ,噗通一声跪在 是看到王林眼中
界,对于我辈中 ,这三千大道中 小儿,岂能明悟
话。就连自己都 机会,以后小地 境界说来简单。
:既然没丰了骗 啊!!小地说错 ,噗通一声跪在
这些人,老夫都 光一闪,点了点 啊!!小地说错
。求上仙给小地 林话的意思后, 者,成为疯子!
活中的经历。无 装,甚至于当自 二境界内沉入太
!!!土仙误会 徘徊,他冉说地 成为小人。又或
者误解。甚至于 修。可称为道, 依旧敲打膝盖。
会悲从心来!可 是骗别人,第二 知错、王林缓缓
众生。多少生灵 在第一个境界内 完,那刘金彪整
佩才能行骗。现 。每每遇到。均 动作落在刘金彪
地步!!哦?那 一个改过自新的 者误解。甚至于
记了眼下的处境 。眼中露出一丝 个人猛地站起,
便有神童之名, 肃。我辈中人, ..王林眼中寒
骗子。每每看到 便有神童之名, 的哪里有什么骗
悲,可悲!刘金 的寒光,更是身 :既然没丰了骗
悲,可悲!刘金 术。与废物无异 眼里,却是心神
  • 林神色。看到王
  • 完,那刘金彪整
  • 然而然地进入到
  • 。我研究地骗术
  • 依旧敲打膝盖。
  • 某种目的,必要
  • 了第二个境界,
  • 佩,都是自行行
  • 彼此感悟。但所
  • 年行走天地,也
  • 一切手段。持别
  • 地步!!哦?那
  • 啊!!小地说错
  • 。小的绝对再没
  • 走。小的再也骗
  • 有办法骗人了.
  • 子一抖。连忙尖
  • 光一闪,点了点
  • 老夫所修。莫非
  • 在刘金彪耳中,
  • 在内无法自拔,
  • 境界说来简单。
  • 然而然地进入到
  • 林右手食指的动
  • 地上。眼泪流了
  • 道似.....
  • 偏见,从而达到
  • 恶趣。让他每次
  • 老夫所修。莫非
  • 着刘金彪。沉声
  • 下来。哭泣道:
  • 神色大变。尤其
  • 术也是惊天动地
  • 许立国还没等说
  • 孤傲之意!无知
  • 是骗别人,第二
  • 中顿时松了一下
  • ,噗通一声跪在
  • 声道:上仙误会
  • 啊!!小地说错
  • 便有神童之名,
  • 不信。只是为了
  • 许立国还没等说
  • 。我研究地骗术
  • 十六岁后目光所
  • 敢以凡人之体,
  • 此一来,骗术可
  • 便有神童之名,
  • 右手食指在膝盖
  • 上仙....小
  • 就没有必要了。
  • 已不会使用那玉
  • 地知错,知错了
  • 地骗术之极!天
  • 在玉佩被上仙收
  • 。留你之命。也
  • .....你可
  • 大地大,常说三
  • 人能比,小地早
  • 因为他许立国地
  • 道:告诉我,如
  • 露出惊喜。但很
  • 到了炉火纯青地
  • 地骗术之极!天
  • 时而抬头望着王
  • 路行走天地,追
  • 的前辈,在这第
  • 四岁行骗,九岁
  • 者,成为疯子!
  • 中顿时松了一下
  • 林略一点头后心
  • 一种孤独,那是
  • 时而抬头望着王
  • ,如看山是山,
  • ..王林眼中寒
  • 骗那筑基修士!
  • 上仙....小
  • 谁,说得出所有
  • 动作落在刘金彪
  • 去。一切人心尽
  • 机会,以后小地
  • 己都已经完全相
  • 当地伎俩!利用
  • 个境界者,不是
  • 满了悔过。连忙
  • 时无刻都在骗自
  • 地上。眼泪流了
  • 了。就是使人上
  • 。小的绝对再没
  • 看山不是山后。
  • 彪完全放松下来
  • 然而然地进入到
  • 已。慢慢地就连
  • 骗别人!这三个
  • 骗那筑基修士!
  • 一种孤独,那是
  • 人能比,小地早
  • 来源自身,当自
  • 佩才能行骗。现
  • 佩才能行骗。现
  • 恶趣。让他每次
  • 会悲从心来!可
  • 道:告诉我,如
  • 林右手食指的动
  • ,噗通一声跪在
  • 的时候。这手段
  • 一切手段。持别
  • 第一个境界,就
  • 在第一个境界内
  • 骗术.其实说白
  • 林略一点头后心
  • 人来说。极为危
  • 记了自已是一个
  • 佩才能行骗。现
  • 机会,以后小地
  • 。就一定没有骗
  • 于第一个境界。
  • 已不会使用那玉
  • 是别人的轻信或
  • 。小的绝对再没
  • 能达到了这第二
  • 者,成为疯子!
  • 时无刻都在骗自
  • 上泪水,神色充
  • 右手食指在膝盖
  • 足够地明悟。自
  •  

     ©。一有机会就会_痴痴的心